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咸鱼修仙记 > 章节正文阅读
    听宫里的老人说,我出生时,天边霞光异彩,喜鹊成群飞掠皇宫的上空,西北边境也久旱逢甘露,此等祥瑞之兆,甚至可与先祖皇帝相媲美。大巫师更是占卜之后认为“此女贵不可言,实乃天神降世。”因此,从小到大,我周围的侍从都对我非常小心地伺候着,父皇也很疼爱我,我一出生,他大喜过望,立即大赦天下,赐我封号为昭阳。所以,南宣的子民们也十分爱戴我,称我为南宣的圣女。

    可是,我真的是一个如此祥瑞之人吗?

    我的母后与父皇自幼相识相知,十分恩爱,相敬如宾。但是,却是我这样一个“祥瑞之人”生生地将母后从父皇的身边夺走了。

    因为那些所谓的祥瑞之兆,我从出生就被他们称作圣女。我意外知道,原来实际上母后怀我生我,耗损了她全部的元气,奄奄一息。南宣向来信奉因果报应,神明庇佑。而现在他们把我看作他们的神。她认为如果此事被南宣的子民知晓,必会影响我的名誉,而且我的出生本就可以让南宣百姓更加信任皇室。所以她只是告诉了父皇,父皇悲痛欲绝。十日后,她在父皇怀中安安静静地离世了。父皇过了整整一年才对外宣称了皇后因意外而离世了。

    我装作不知道,继续厚颜无耻地接受着父皇所有的宠爱、周围人的阿谀奉承和南宣子民的爱戴崇拜。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以前一样快活、没心没肺地过下去,我以为这样就可忘记了因我而逝世的母后,但是每至夜深,总是想起我那些兄弟姊妹都有着自己母妃的关爱,我就恨着我自己!

    我宁愿平平凡凡地做个普通的公主,可以得到母后嘘寒问暖的疼爱与关怀,可以无忧无虑地躺在她的腿上说些童言无忌的话,我记得三妹妹就是这样的……我宁愿我没有那些什么美誉和崇拜,我也不愿意用我母后的性命去换我的命啊……

    自我出生,我便被那些无形的条条框框封印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却又要乖巧地做好父皇想要的天真可爱的小公主,没人知道在我心里藏了什么。

    承熙九年北方四国战乱又起,有无数的邻国难民不畏跋山涉水地来到南宣,导致北疆城镇管理混乱,饥荒泛滥,百姓怨声载道。于是父王让年仅七岁的我跟随来到北疆,并且我在来之前跟大巫师学习祭祀之法,用以祈福化灾。

    期间,我见到过一位老妇人带着一个头发散乱,满面尘土的少年,他的嘴唇发白得紧,眼神却仍然很清澈。他身上,似乎有伤?我想开口问他,但是他立即恶狠狠地反应过来瞪着我说:“不要你管我,离我远点!”但是他没有逞能很久便晕过去了,这时才发现老妇人嘴角在溢血,她没多久就咽气了,死前哀求我一定要救那个少年。然后我找了随行的御医为他诊治了,说他身上有多处伤口已经有些腐烂了,加上过度奔劳饥饿,现下性命垂危,而且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毒,从未见识过。经过半个月的治疗,他已经苏醒,我将之前的事全部告诉了他,他闭眼并攥紧拳头,沉默无言。后来又过了一个月,我与他告别,告诉他要好好保重,感觉是我的错觉,在我踏出门的那刻,他说了句谢谢。

    承熙十二年,听闻父王为我请了一个教书先生,我并不怎么感兴趣,本来就对那些迂腐死板的老家伙感到烦闷和厌恶,教书更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可是我却不知道,教书先生会是他……

    当我见到他时,我顿时就后悔了我之前背地里暗骂教书先生的事情了。

    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静静地站在殿外,清风徐徐吹过,轻卷起他的发丝和衣袖,他察觉到我的存在后,便转身对我微笑行礼。

    面如冠玉、目如朗星、清风霁月、长身玉立……小小的脑袋里能想出来的所有赞美之词都涌溢出来,仍觉得无法形容此刻对这个少年的心动。那可能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

    他叫苏倾言,是南宣史上最年轻的文武大赛的“双状元”,父王特地为我请来的。

    之后的日子里我慢慢淡忘了过去的心结,每日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出现在书院里听着苏先生在身旁解析着诗词文章,偶尔听他讲讲民间话本为乐。我对他的情愫渐渐的深了,这应该就是那些故事里描述的男女之情了吧?可是我不能确定,到底他对我是否也有着相同的感情。

    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时光可以流失得这样快,匆匆几年,我已经过了及笄之礼,在父王的教导和苏先生的教诲下,我俨然是一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样子,端庄优雅又知书达理,他们好像真的觉得,我就是那个天神降世的圣女了。

    大概只有在他的面前,只有他知道,我不过是个同样有着平凡渴望的人罢了,就算他不能懂我的孤独和心结,至少,他可以让我的心感受到一点儿安心和救赎。

    我从前也没有想过,原本我就只有所剩无几的幸福了,也可以被上天一再地剥夺……

    北方近年来战事繁多,在齐国和翼国互相侵扰多年,不复当初,梁国独大,而且十年前登上梁国皇位的周衍,野心勃勃,似乎突然之间得道,在国内实行了改革,军队也忽然变得强大,梁国早已实力成熟,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就攻破了北齐、翼国、燕国的所有城池,最后就想把魔爪伸向南宣。只是经过几年征伐,梁国应该损耗较大,并没有立即就对南宣出兵。

    承熙十八年,我十六岁。称霸中原的梁国突然向南宣示好,邀请父王在双方边境的一座城中举办宴席,共同协商和平事宜。父王虽知此番一去必是一场鸿门宴,恐凶多吉少,但是奈何无从知晓梁国现在的实力,恐其恼羞成怒而出兵,才不得不赴宴。

猜你喜欢

爱是糖诗宋词嫡女娇宠:难惹摄政王妃最强王者李青箭魔重生娇妻要离婚刺婚景晓言时光未老有你真好爱你入了魔督军我的老妈是高手都市至强战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