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姜门出贵娇 > 章节正文阅读
    后来是皇帝的弟弟李明骢,襄王,也就是李眷的亲生父亲,听说了这事,匆匆赶回皇宫,亲自求到了圣上那里,隔天圣上才将那游仙请到宫中,皇上又拨了五万大军给李眷。

    这五万大军自此归李眷一人所有,有绝对的支配权,且奉银由国库所出。

    这无疑又是圣上爱侄子的一种表现。

    一般王孙贵胄,虽有明文规定可养几百到几千的家奴或侍卫。

    多出则形同造反,却绝对不允许谁私自拥有自己的军队。

    就是太子殿下,皇上若是不给兵权,太子殿下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只有皇上调遣至东宫的御林侍卫可供太子差遣,可到底隶属朝廷。

    像秦家,秦凤西有自己的暗卫,虽每一个暗卫都能以一敌百,但数量绝对不超过两千。

    这就是规矩。

    而李眷这里,根本就没什么规矩可言,他可以有自己的军队,这批军队他惯用于寻药上。其他时候也少于用,边防不需要他,在整个晋康无人敢招惹他。

    他可以贪污受贿,甚至他愿意,可以买卖官位。只要有人出钱,他又乐意,六品以下的官员,圣上批准他可以随意买卖,所谓的规矩,在李眷这里完全不存在的。

    有人说晟乾王富可敌国,金山珠宝无数,用之不尽。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所以,李眷算得上真正有权有势,且肆无忌惮的天潢贵胄,最关键的是,皇上从来舍不得责骂他半分。不论李眷有不有理,但凡说道圣上那里,李眷都是有理的。

    小的时候,还有些皇子们敢和李眷有冲突,但凡被圣上知道了,不论是谁,对错都要被责罚,斥责。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任何皇子皇孙都可以得罪,甚至是太子的头上都可以动土,唯独晟乾王动不得分毫。

    凉亭里有太孙殿下坐镇,一切相安无事,整个凉亭说是作画,但目前就只有秦守卿那一副四不像。

    程诺白,裴凯,唐行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一场活动下来,怎么的也得出几幅作品方不闹笑话,太孙便组织大家重新开始作画。

    以上说的三位自然是不能缺席的,这下四方有了三方。大家都在推荐谁来第四方。

    李珍当然首推陆香橼,毕竟他才是主角,大家都只是作为陪客罢了。

    “早就听闻六皇子穆萨格勒文武双全,虽是乌狄国人,却对汉文化研究精深,善诗赋,书法绘画,不知六皇子可今天可有兴趣留下一幅墨宝?”

    陆香橼却往这边看了一眼,眼角扫过姜妩,她根本连个眼神都不给他,她从头到尾看的都是程诺白。

    他自顾的倒了一杯仰头喝下。

    “我乌狄都是马上汉子,只懂舞刀弄枪,上马杀敌,舞文弄墨的事在下不擅长。”

    李珍只当他是谦逊。

    不过乌狄国人和中原人的确是不一样的。

    乌狄国是草原游牧一族,剽悍精壮,大部分人只懂放马牧羊,对于中原文化,少有人喜欢。

    他们豪放粗犷,大气凶悍,认为马彪悍跑得快就是英雄;箭射的远,射的准,打得到猎就是英雄;草原人喜欢刀,刀除了用来割肉吃,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杀敌,能一刀致命就是强悍,讲究的是绝对的力量。

    而中原人,喜欢剑,讲究姿势的美感,姿态要优美,讲究精与气的调和,与神合灵,与道合妙,修身齐家。文人世家更是注重君子六艺,注重社会伦理的教化,推崇中和之美,含蓄淡雅,倡导雅正端方,讲究品格,注重心气。

    乌狄国的确不喜欢中原人所谓的礼教涵养,更不善琴棋书画。

    可陆香橼不一样,他因母亲是中原人,所以,中原的东西他都会,甚至这些一度被乌狄国众人取笑,侮辱。

    谁都不知道他在什么样的情况和环境下学会的这些。

    他咧嘴轻蔑一笑,便转头望向湖面,只顾着喝自己的酒,不问它事。

    陆香橼不愿,李珍自然不会勉强,如今两国交好,这些小事,李珍如何会上心。

    几位公子要作画,李珍便让姑娘们在旁边桌吃些瓜果,以待等会赏画。

    李珍对陆香橼的拒绝不上心,但姑娘们却不一样,天生爱谈论。

    冯湘远小声咕哝:“想不到这个六皇子如此傲慢无礼,连太孙殿下的面子也敢不给。不过是不懂礼节的草原莽夫罢了。”

猜你喜欢

唯念你欢颜万古武神农门仙妻暴力宠岁月里的爱情指尖上的温情神级继承人王志武炼九州莫海谢雨桐李欣雨李天命沐晴晴异世天才魔妃李非凡李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