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姜门出贵娇 > 章节正文阅读
    太孙殿下有所顾忌,身为纨绔的秦守卿却是无半点顾及,他就烦那些老顽固食古不化,整天古人言,圣贤书的说辞做派。

    他一不考官,二不求财,三不用谋出路,他怕谁?

    所以秦守卿像第一次护姜婀一样,再次奋不顾身的大胆挺身而出:“休得胡言,我不管你是冯家还是什么七大家八大家。再胡说八道,胡编乱造,口出恶言,轻贱姜家,诋毁小婀,甭管你是男是女,你看我敢不敢揍你。”

    秦守卿这句话就比太孙那句慎言有力量多了。

    冯湘远还没反应过来为何秦守卿突然就暴怒对她吼起来。

    有秦守卿必然也有程诺言,他哥不好出面,他好说:“一个闺阁女子,好生乱嚼舌根。姜家与程家的亲事乃长辈出面,自上一辈就有的婚事,如今又是三书六聘,到你这里怎么就成我未来大嫂的手段了?我可告诉你,这婚事我外祖都是亲口当着百官夸过我祖父的,你敢乱说就是藐视皇威!”

    冯湘远万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就这样公然站在姜家的这边,心有不服,姜家一个破落户有什么好?他们冯家可才是真正的世家,家族旺盛,名声响亮,门生众多,他们怎么敢?

    冯湘远只知道自己家族强大,不将姜家放在眼里,却没想过秦守卿的家族甩他们冯家十万八千里。

    她身份再尊贵,也贵不过身为皇上外孙的程诺言。

    他们也没将区区一个冯家看在眼里。

    也就太孙那求贤若渴的心思才会顾及冯家。

    且她刚刚可是堂而皇之的说了他们三霸王,他们若不站出来岂不成了软蛋?

    霸王的名头何在?

    姜婀就知道,她们就是什么都不说,以她和秦守卿他们现在的交情,那也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受欺负的。

    他们可算是不打不相识,打出来的交情,当初在船上,那时还没有正式冰释前嫌,他们都能为她挺身而出去与国仗抗衡,何况是如今,一个小小的冯小姐?

    姜婀冷笑看着她。

    恶人自有恶人磨。

    程诺琳是个善良的姑娘,以往世家往来也算是和冯湘远有些交情。

    自己二哥强势的站在姜家面前,刚刚冯湘远又点名指责了大哥的未婚妻,按理她不该管冯湘远的。

    但眼见冯湘远有些收不住场,便好心出来轻轻拉住冯湘沅,替她解围说:“刚刚冯姑娘喝了几杯果酒,不甚酒力。如今热风来袭,可能头有些晕乎,说了胡话了,我代她向三位姜姑娘道歉,对不住了。”

    程诺言见程诺琳还好心帮这死丫头,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别管往边上站,别受了这疯婆子的连累。

    谁知冯湘沅果真不领情,一把甩开程诺林说:“谁糊涂了,我凭什么给他们三个道歉?我看是你们才糊涂,如此几个身份低贱,品行不佳的人,你们还想和他们相交不成?也不嫌降低你们的身份?”

    程诺林见冯湘远说话越来越过火,有心想要再劝一下,却被程诺言一把拉过去教训说:“什么人你都敢往她身边蹿,逮谁咬谁,刚刚她可是连你大哥,二哥我都没放过呢。你再敢跟她玩,小心我告诉大伯母管教你。”

    程诺琳又转头看向程诺白,程诺白黑着一张脸,很是不快带着警告的看着她,早前程诺白就十分不待见冯湘远,这她也知道,也不敢再劝了。

    刚刚冯湘沅那些话,可不止是说了姜家,程家的两位公子,秦守卿,曹自愿,谁没被包含在内?得罪了一大堆。

    姜婀以前觉得冯湘沅好歹长相甜美,虽说话不中听,但好歹是大家闺秀,出生名门。如今怎么像市井泼妇一般?一点脑子不带,这么咋咋呼呼,愚蠢。

    到底谁自降身份,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

    她是当真气糊涂了,还是仗了太孙的势?

    如果是仗了太孙的势,太孙此刻却没帮她。

    倒是姜婀,有秦守卿和程诺言在,不说话就已经很硬气了。

    冯湘远哪能不气?

    据她所知,以前她祖父冯老向圣上请辞告老还乡的时候,圣上原本为笼络冯氏及其朝中门生,提出让她将来成为太孙的侧妃,许了侧妃之位给她。却被冯老坚持推脱了,那可是太孙的侧妃呀,将来太孙如果继位,以他们冯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她怎么的至少也得是四妃之一。如果太孙再宠爱她一些,当上皇后也指日可待。

    圣上也忌惮祖父的余热,要不然圣上也不必担心朝堂动乱而许了太孙侧妃之位。

    可偏偏她祖父以齐大非偶给拒绝了,这能不让她气愤吗?

    当初她在冀州城,太孙在京畿,只小时候看过太孙殿下一次,如今太孙长什么样都不知,这些年她原本断了这层念想。

猜你喜欢

情醉未央都市修罗特战苏充柳缓荣耀之环全能神仙水济世神瞳此婚无归途驱妖记辉煌人生亿万盛宠追甜妻末世之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