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姜门出贵娇 > 章节正文阅读
    程诺言道:“想不到姜三姑娘的父亲这么没有脾性,比起昨天姜三姑娘的气性差远了,难怪这么多年都无法高升。”

    曹自愿将一块肉放嘴里道:“你懂什么,人家姜三姑娘是真性情,敢雷霆手段,只因为她不在军营里待。他父亲可不一样,要长久在军营里,你以为光靠双拳就能长久?昨天姜三姑娘已经崭露头角,如今得了个七品任命,军中上下就已经议论纷纷。若是他父亲再目中无人,不知收敛,找事闹架,又有什么流言蜚语出来?姜三姑娘今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这样说来,姜泸也算是忍辱负重。

    别看曹自愿长得肥肥胖胖的,这脑子还是很好使,对军中的生存之道还是掌握得很好。

    他又道:“你以为我们三个小兵能在这里吃饭?还不是因为我们三个的身份,你看别人总旗们都是十人一桌,咱们三坐在这里谁敢上咱们桌来坐?你再看看咱们碗里的肉,白米饭,你以为呢,这些人都滑得很,看人下菜。”

    秦守卿看他们两一口一个姜三姑娘,仿佛姜三姑娘已经成了他们崇拜的对象,哪里还记得曾几何时被打得多惨,又是怎么来军营了的。

    不过他们昨天看到张苟和杨英的惨状,就已经意识到当初他们那点伤实在是不算什么,姜婀算是手下留了情。

    只是,看着蹲在角落里默默已然啃完一个馒头的姜泸,再想到昨天姜婀严肃而傲慢的将张苟与杨英打败,踩在脚下的神情。

    她冷冷的道:“谁以后还敢再欺负算计我父亲,我见一个打一个,就是我打不赢,拼死也得让他掉层皮。”

    只是,她不知道,如今在军营里,有更多的人在欺负排挤她的父亲。

    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子,她的弟弟被他们给打了,她就用麻布袋套头打他们,替弟弟们报仇。有两个人欺负了他父亲,她就要报仇打回来,如今这么多人欺负了他父亲,以她护短的性子,她是不是该更加心痛。又该如何?

    她的笑容很好看,应该常笑,而不应该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身边的人,明明自己就很渺小,她应该是被护的人。

    秦守卿望了一眼程诺言。

    程诺言不明所以,问:“怎么了?”

    秦守卿道:“你兄长不是要娶人家的大女儿,按辈分你在人家面前怎么也得自称一声小侄,还一口一个姜三姑娘的,你好意思看人家父亲蹲在那里就吃两个馒头?去把人领过来在咱们这里坐。”

    程诺言和曹自愿还在疑惑,向来眼高于顶的秦小公子竟然会跟一个七品将士一起吃饭?

    曹自愿心思灵活,放下筷子道:“那我再去领一份饭来。”

    程诺言立刻懂了,这是秦守卿想要出手帮一帮姜泸。

    程诺言索性将公子哥儿脾气发挥到底,一脚踢了凳子吼道:“混账东西,岂有此理,哪些王八羔子,竟然让我姜伯父蹲在这里吃馒头?”

    总旗营里谁不知道这三人的身份,程诺言这边蹬了凳子大家就已经关注到这边了。

    往常三人也都独自坐在一张桌子上逍遥自在,不主动闹事,也不挑事,大家各自心里明白清楚就行了。

    但谁都没想,今天竟然突然发难。

    三人的身份,在军中唯有凤将军,曹将军等敢自称是他们的亲戚,其余各人谁敢?怎么今天又多出来个姜伯父了?

    大家都在疑惑中就见他竟然走向角落的姜泸。

    程诺言出身世家,姜泸蹲在角落里,他却是礼节周到的像往常世家相见一样的对着他行了一个礼,喊了一声姜伯父。

    姜泸知道三人身份的,但从来没有任何结交,他愣愣的看着程诺言,只见程诺言又喊了他一声伯父,说要请他到他们那桌去坐,他才反应过来真的是喊他。

    他惶恐起身对着程诺言行礼到:“姜泸不敢,世子爷别折煞卑职。”

    程诺言见他果然木楞,这换做旁人,都削尖了头想与他们三人扯上关系,姜泸却还推辞。

    他只得道:“姜伯父放心,您大女儿是我未来嫂嫂,我喊您一声伯父不为过吧,还请伯父不要嫌弃小侄唐突。”

    姜泸只道不敢不敢。

    程诺言又道:“过去坐你也别怕,就是守卿叫我过来喊你的,你看曹自愿还亲自给你去领了饭,走,过去坐。”

    看大家惊讶得张着嘴,都可以放进一个鸡蛋。

    姜泸是真的有些错愕不知所措。

    秦府的小世孙让公主的世子过来请他?曹将军的宝贝疙瘩儿子还亲自给他去领饭?这今天到底怎么了,唱的哪一出?

    就算他的大女儿要嫁给程诺白,程诺言对他礼遇有加,可犯不着秦守卿和曹自愿也来关照他呀。

猜你喜欢

黎心悦傅璟城我的庄园最强战婿嫡女为凰楚曦玉都市炼狱王者临渊慕相思压寨王爷绝色妃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颜浅浅霍司霆十里桃花待君来都市无双仙医李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