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姜门出贵娇 > 章节正文阅读
    声音不大却坚定不容置疑。她不看别人,只看着秦凤西,等他发话。

    所有人也都看着秦凤西,看他怎么说,毕竟一个女孩子参加了大比不说还赢了。

    他会怎么决断。

    只见他放下杯盏,轻点头,承认她赢了,给他父亲一个八品又如何?他又不是给不起。

    他准备走了,她又道:“将军,我还有一个请求。”

    秦凤西停住看着她,姜义吓得早已腿软,上前拉住她对秦凤西道:“将军,小孩子不懂事,我们这就退下。”

    秦凤西只见她根本就不听她祖父的,咬着唇眼神倔强的看着他。她也根本不跪下,她一直挣扎着要起来,似乎她从来就不喜欢下跪。

    都等着秦凤西发话,若是要走,曹祟等三人肯定也跟着走,若是不走,肯定得在这里陪着。

    他索性又坐回去,又叫人换了一杯茶来,穿着甲胄的他端坐如斯,如战神一般,阳光照射在冰冷的甲胄上散发出强烈的光,反射到她的眼里,她淡淡的笑了,意思是准许了她。

    “我想要挑战张苟和杨英。”

    一个小丫头大言不惭说要挑战两个正七品的校尉。

    全场哗然,秦凤西不用想也知道,这丫头当时买个衣服就这么顾全姜泸的面子。这两个混账依她那护短的性子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姜泸就是太直太老实了,做事打拼的时候都是前面冲,有功劳的时候却被别人领了先,所以才一直碌碌无为。其实说白了,就是空有一身本事却没有头脑,更不懂官场门道。

    傅鸿钊道:“他们两跟你有仇?军营里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挑了那两个?那可是我们织天营里长得最寒碜的人了,提上来污了你的眼,我另外安排两个给你练练手如何?”

    傅鸿钊哪懂她的心思,只道她求胜心切,只是想抓两个来练手,大展身手一番。

    这边惊雷却已不动声色的将张苟和杨英提了出来,扔到了大比台上。

    张苟和杨英不明所以,见台上的将军们只吓得跪倒了地上,直喊道:“将军,这是新手大比,咱们两可没报名呀。”

    其实他们两早就在底下听说了姜泸的女儿来替他大比的事,两人以为能躲掉,没想到这小妮子竟是比他父亲有骨气多了,更是扬言说要跟他们比,凤将军竟然也都任由其胡闹。

    这在以前怎么可能,一个九品怎么能改了规矩挑战七品,得一级级向上爬才是。这也是为何两人每届都让姜泸起不来的原因。

    程诺言问曹自愿:“姜三姑娘跟这两人有仇?”

    这里最熟悉军中的事就要属曹自愿了,毕竟他老子是曹祟,秦守卿才来这三个月,他又只是个在外横行的世子,对军营之事一概不知。

    秦守卿看了程诺言一眼,姜三姑娘姜三姑娘喊得还挺顺溜的,就好像跟人家很熟似的。

    曹自愿说:“据以往老兵说,以前姜泸与这两人结了兄弟,关系倒是挺好,杨英和张苟家境贫寒,且小气心术不正。姜泸却正直是个直性子人,加上家境上也不错,对二人在经济上多有接济。但这两人,却不是感恩的人,明知道姜泸喝不得酒,滴酒不沾,沾酒必宿醉不起,却拉着人家在大比前去喝酒。

    可想而知,当时杨英和姜泸大比,姜泸自然还没打就输了。旁人不知道原因,后来就有姜泸是软脚虾的流言传出来。第二年,张苟跪着跟姜泸说他若是今年再不能升职,他的未婚妻的父母就要将他未婚妻嫁与他人。他跪在姜泸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一把泪说姜泸已经成亲了,家里富足,请他帮他一回。于是,在姜泸与张苟大比的时候,姜泸又输给了张苟。至此,姜泸虽平日里武艺了得,但十年如一,再没赢过。软脚虾的名头就一直沿袭到今天。姜泸也不曾跟二人计较过,只是再没任何交情可言”

    秦守卿两人顿时明白,原来如此。

    杨英更聪明一点,大声道:“将军,没有这样的规矩呀,不是咱们怕了这丫头,实在是规矩在这里摆着。若是军中的规矩坏了,以后就不好管理了呀。就算是丫头要挑战我们,那也得明年后年不是,这样未免吃相也太难看了,大家伙说是不是?”

    还想煽动群众。

    有一部分人跟着呼应,也有聪明的静观其变等凤将军开口的。

    此刻秦凤西还真不会开口,她要的人他已经给她丢来了,如何处理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知道此刻只能靠自己,她站到他们面前,大声道:“这军中的规矩怎么定,自然是凤将军说了算,难不成你说了还能算?你想造反?”

    想不到姜婀竟然还反将他一军,他可担不起这个罪名,赶紧跪下澄清。

    只见她又笑着问:“你是不是怕了”

    在军营里,谁敢说一个怕字?在织天营里怂兵是没有好下场的,他们敢承认,下一刻就会被丢出军营。

    张苟结结巴巴的道:“大侄女,好歹我们跟你父亲是好友,你不能……”

    “住嘴,你也配?”

猜你喜欢

超级翻倍系统龙纹钢印等不到的你小说无敌双宝:霸道妈咪超给力神级上门奶爸重生归来云辰闪婚首席很高冷衣锦还香霸总甜妻别想逃总裁追妻宝宝萌翻天江瑟瑟靳封臣铁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