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姜门出贵娇 > 章节正文阅读
    赔罪的人选确定了,但今天程老夫人召集大家来的正事却还没处理

    “先不急,我这里还有一件事。今天召集大家来,其实是刚刚接到秦府凤大将军的命令,明天一大早要安排言儿去军营,说是会有人来接。”

    “晚上喊大家过来原本是为这事,如今看来,难道跟这件事相关?”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姜家这么一个小门小户能嫁进程家都算是高攀,怎么可能认识凤将军。

    可秦府凤将军发话,他们程家都不好说一个不字。

    经历了这么些事,程送想,送去军营让秦凤西管管也好,程诺言平日里确实疏于管教,去军营里磨炼一下正好,反正现如今太平盛世,也不存在上阵杀敌不会有生命危险,到比在外胡作非为好。

    泾阳作为公主,对此事也没有插手的余地,在大义与亲情上,大义为先。不说远了,就只说她的姑祖母秦凤西的祖母益德长公主就是榜样,她与秦凤西说起来还要算表亲,是一个辈的。

    按照辈分程诺言还得喊他一声表叔。

    虽然秦凤西按照辈分来说,还要喊她一声表姐,但秦凤西看似温和好说话的面容下却是杀伐决断,在这冀州城说一不二,她断然不好不明不白的去求情。

    程送对程老夫人道:“母亲,既然如此,那儿子一个人去姜家赔礼便是。至于言儿,明天必须去军营,这件事儿子也是同意的。”

    他完全不顾念程诺言到底是愿意不愿意。

    转念一想,又问程老夫人:“来人有没有说只我们家言儿一人还是?”他想揣测一下秦凤西的意图。

    “收到信我让人打听了一下,听说镇国公府的那位公子也要去,还有曹将军家的公子。”

    程送与程逊互看一眼,前些时候秦凤西放纵秦守卿三人闯出小霸王的名头,还闹得家喻户晓弄得所有人敢怒不敢言,又没闯出大祸。

    前面任由苗子长,如今时间差不多了,是收割的时候了,一个不用借口的借题发挥,便将三人弄去军营里。

    程府的世子,曹大将军的公子成为了他营下的小兵,对几个小子惩戒了不说,名声也出来了。

    国公府的公子、公主的世子、大将军的儿子都只能从小兵做起,三者还有苦难言,不敢反抗。

    这么做还有几个好处。

    一则,以后凡是想假公济私,以权谋私给自己儿子侄儿封荫求职,拉帮结派的都得掂量一下,身份地位是否高过这三位,若是以后随便来一个空降部队的子弟兵立他们头上,也要看看这三位答不答应让人一来就骑他们头上作威作福。

    以往那些直接把家族子侄提到高位又无力胜任,闹得底层不服,军纪混乱不堪,如此一来,彻底扫除一切歪风邪气。

    二则,这次是秦、程、曹三家妥协,以后指不定多少世家妥协。

    军营里多是穷苦百姓,稍有家资的都不愿将自己的子弟送到军营去吃苦。

    以后,不论招兵买马,政策推行,没几个人敢出面反驳,有秦程曹三个例子都摆着呢。

    冀州营的军营本就大,兵力强盛,营里还没有正经少爷公子们在军营当小兵的。以他们三人为榜样,以后平民贫苦寒门子弟心理也平衡些,又收买了人心。想着世家子弟也跟他们一样,也得凭本事挣军功,兵营里会更有士气,军风更胜。

    三则,以往愿意当兵的一般都只有家境贫苦或一般小资家庭,想要拼出些名头的低层人。兵营里都粗鲁痞气文化,这些人大多没有文化,如今若各世家子弟入伍,大多受了良好的教育教养有一定文学,这是提升整体军营素质。

    秦凤西,能年纪轻轻就能坐稳整个冀州城并非偶然。

    秦凤西在冀州城如神一般存在,可抛开世俗之外不予比较。

    但程逊对自己的儿子程诺白,也甚是满意,甩开同龄人一大截。

    文武齐全,文不傲慢,武不欺弱,更难得的性子温和有礼,谦逊恭敬,有子如斯,甚欣慰。

    程逊安慰的拍拍程送的肩膀,真诚的道:“那姜家赔礼这个事就烦劳二弟了。”

    程诺白想了一下,对程逊道:“父亲,儿子想跟着二叔亲自去一趟,这样更显咱们家诚意。”

    程逊有一瞬间没有回过神,又认真的看程诺白,见他目光坚定,言辞诚恳。刚刚在所有人都还在纠结于程诺言犯的错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要赔礼的事,比大家的思路都清晰。

    一个家族的起落就在于一个当家人的决断。

    程诺白看着自己父亲眼中的赞许,脸好像有些发烫。

    程送和程诺白便连夜带着礼品出城,并且先派了一个管事先出发,赶往姜家去递了拜帖,明日一早他们会去拜访赔礼。

    他们则在郓城县离姜家近的地方找一个客栈住下,为全礼数,准备明日一早再去正式拜访。

猜你喜欢

福妻喜盈门腹黑男神深深爱霍苏白傅微凉最强弃少卓不凡真武高手我真是大神医林枫顶级宠婚甜妻宠入骨[娱乐圈]我们还是公开吧都市超神狼兵医道神途都市至尊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