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重生之平民崛起 > 章节正文阅读
    那天以后,肖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光临陆成在的那个次卧。有时只是单纯地抱着他睡觉。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发泄欲.望。

    这种行为让陆成身心疲惫的同时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是,他可以趁着肖少高兴,提一点“无伤大雅”的小要求。就比如派人帮他把寄存在高中同学家、还没来得及卖掉的教科书弄到这里来,让他可以怀念一下逝去的青葱岁月。

    当然这是对肖少的官方说法。

    陆成真正的目的只是书本身。

    在那次想要读书的请求被肖少驳回后,他现在并不是很敢在他面前暴露他还想并且计划着要去读书的想法。

    这大概会被看成是对肖少权威的挑衅吧。想到肖少知道这件事后可能会有的反应,陆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异常坚定的开始了他的“地下学习之旅”。

    读书改变命运啊,不是都这么说吗?上辈子他活的这么糟糕,没准就是因为他没有把书读下去。要是他有办法读了大学,他的结局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糟糕了?陆成不确定。但这并不妨碍他把大学当做他改变命运的一个希望,或者说是目标。

    肖少白天出去有事外出之后、公寓里只剩下陆成的时间,除了极少数的一部分被他分配给吃饭、上厕所、逛天台,尽数用在了复习上。其实更确切一点应该是预习。

    因为华国出了名的应试教育在实际操作中实用性的缺失,再加上上辈子的岁月蹉跎,丢下课本至少有15年的他早就忘了所学过的几乎所有的应试知识。

    帝都高考是2+3模式的,国学、数学必修,然后在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六门中选择三门作为选修。他已经默默的下载高考卷看过了,一共八门课,他现在最有把握的是国学,估计直接考试也不会有问题。再次是历史、生物、地理,他可以勉强做出一些,但不知对错。至于他上辈子选修的物理、化学以及必修课中的数学,真真可以说忘得基本一干二净了。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考虑到不管最终选择什么,都必须要考数学这点,他把数学提到了优先学习的地位。

    数学,不愧是几乎所有高中生的痛。陆成边咬着笔盖边在内心吐槽。

    粉嫩的嘴唇咬着黑色笔盖,在上面留下一道道齿痕。时不时的还能看到不小心伸出嘴外的深红色的舌头。。再加上认真思考的小表情,几乎瞬间就秒杀了屏幕后的肖大少。

    肖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派人在公寓装上实时监控的监视器,为什么总是会忍不住想要看一看小家伙在干什么,为什么总是想逗一逗他。

    不用装监控他就知道陆成要书的目的必然不是所谓的“缅怀”。他也看得出,陆成是故意在他面前隐瞒想读书这件事的,但并不生气。

    他只知道,他现在忽然莫名好奇这家伙受惊后的反应,会不会和小松鼠一样吓得直接蹦起来?恶趣味的笑容占领了肖厉以往总是面瘫的俊脸,显得多了几分人气。这种带着“任性”气息的笑,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脸上出现过了。

    “小家伙,猜猜我现在在哪儿?”

    肖厉想到就做,立马拨通了他给陆成留下的,用于沟通的那个手机的号码。

    监控视频里预料之中地一阵慌乱。

    陆成本来正叼着水笔想着数学题,然后一阵嚣张的铃声就打破了一室寂静,也打断了他的思路。这个手机里只有两个人的号码,一个是王秘书,一个是肖少,那个都不是他惹得起的人物。所以他立马扔下水笔就打算去接电话。

    但是越急越容易出乱子。他在拿起手机的同时不慎打破了搁置在一旁的水杯。透明的玻璃杯与地砖撞击,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没有理会地上的废渣,他的眼睛立马扫想了手机屏幕。

    肖少。是肖少的电话。

    陆成怕让肖少等久了他会生气,立马就接了电话。“肖少.....,请问是有什么吩咐吗?”一如既往的温柔以及小心翼翼。

    “我5分钟以后到家拿份文件,记得帮我开门。”肖厉极力遏制住快要溢出的浓浓的恶趣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喜不悲。怕说多了让陆成听出些什么东西,马上就挂了电话。

    然后他就饶有兴致低围观着对面的兵荒马乱。

    画面里精致的小人拿着手机愣了大概十几秒,然后就开启了夺命狂奔模式。

    他就这么怀着满满的恶意欣赏陆成从客厅奔到次卧又折回的身姿。这就是青春啊,这么有活力。他赞叹。

    然而意外马上就发生了。本来恶趣味的欣赏,在他眼睁睁得看着陆成拿着想要藏起来的课本慌不择路地踩上那堆玻璃渣子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了。他看着殷红的鲜血残留在玻璃渣上的那一刻,感觉到了明显的心疼。他第一次承认了这种心疼。

    但是随之而来的不是汹涌澎湃的爱意,而是一瞬间的杀气。能够影响到他的东西都是麻烦,在他的字典里。麻烦都是需要铲除的。

    然而下一秒钟又兀自笑了起来。

    现在整个肖家都在他手里了,他还需要这么小心吗?

    这个小麻烦那么蠢,又能够让他心疼。好好养着就是了,又能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妨害呢?他这是太过于看得起他了,还是太过于看轻自己了?

    于是他就这么看着陆成恍若未觉的拖着受伤的脚快速的把课本妥帖地放好,看着他在浴室毫不在意地随意冲洗完血迹后,又用最快速度开始收拾地上的残渣。

    男人,就是要摔摔打打的。不过就是脚上受点伤,要是真的呼天抢地的像个娇小姐,那他大概也不会欣赏了。娘娘腔的男人不是一般人能够欣赏的来的。

猜你喜欢

林氏水浒无敌强婿山云间by八口小锅铁骨战兵游戏四万年苏紫瑶墨奕寒暖宠替身小萌妻神藏女神的绝品保镖豪门修真继承人秦飞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