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重生之平民崛起 > 章节正文阅读
    时间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止,哪怕这个人是主角。

    转眼已经是第二十天的晚上了,离破军的离去也已经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了。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失去了破军的陆成,不仅没有变的狼狈不堪,反而散发出了新的光彩。

    究其原因,多半是因为那日基于那个训练的那些对于往事的回忆唤醒了他心中尘封已久的那些热血。每个人在没有被现实改造得面目全非之前,都曾经有过的那股热血。

    可以说,属于陆成的热血即使是在被尘封的状态也是对他有些潜移默化的影响的。

    所以他在那个绑架事件发生后本能的愿意去参加那个未知的所谓“新生入学仪式”;所以他在首发任务的时候,没有选择退缩;所以他虽然会因为小动物的可爱产生迷茫之类的情绪,下手的时候却没有手软。

    而当这些热血苏醒,带给他的能量也是难以估量的。

    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不适应之后,他的单人训练之旅就开始慢慢地进入正轨。

    自然地,在训练中失去了破军的帮助之后,他不可能有之前那样轻松了。但却也没有超过他的能力范围。陆成本来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自然也没有那些花儿经历风雨时那样脆弱的娇气。

    破军的离去虽然是突然的,但这个结果本身却也没有超出陆成的预料。如他这般经历的人,早也就不相信有人能一直无条件地陪伴者自己了。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破军的离去对于他来说反而算是一件好事。苏醒的热血总是需要释放和磨炼的。破军在的话,陆成虽然会轻松很多,但是这些释放和磨炼带给陆成的好处也会大大减少。 天下毕竟没有免费的午餐。自己吃了苦得到的东西和别人送到手里的,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此时的陆成,内心是坦然中带着一点踏实的。

    按部就班地按照任务的指示逐步地去学习,不断地逼迫着自己去挑战自我,他的小日子过的劳累而充实。

    从小型动物到大型猛兽,从毫发无伤到各种各样的死里逃生。在这些平日里根本无法接触到的训练里,陆成就像是一块终于找到了水源的海绵,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其中蕴含的那些财富。

    多少次他差点就要在这虚拟世界再死去一次了。那种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惊险,虽然催人成长,但却同样令人难熬。

    好在结局是美好的。

    他不仅有惊无险的度过这段可以称得上是孤独的时光,同时也让自己在游戏中的综合实力堪堪达到了君子学院历届队长的最低标准。这对于一个从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平民来说,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做到了。

    他是那样的认真和拼命。以至在这偌大到孤身一人难免会感受到一丝孤独的树林中,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因为...孤独而会产生的那种不适或是异样。转眼已经到了要进行团体任务的时间了。

    虚拟世界第二十一天的早晨,时间八点整。

    被命运选中的三个人(...),也就是我们的三位队长终于再一次会师了。

    不同于淡定如初的宋子安,之前全程呆滞着的江岭青和周身总是围绕着一股沉郁的气息的陆成,在这一次会师中完全变了个样子。

    前者在被转移之前,似乎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些什么。花了大约十几秒的功夫才醒悟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却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入定的样子。反而在发现了宋子安和陆成之后,像是发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一样地飞扑向他俩。也不知道这孩子在这二十天的时间里遭了哪些罪,这眼瞅着精神都有点不太正常了...

    至于陆成,他现在流露出来的气息则是完完全全的符合了他的外表的年纪,多了阳光少年的锐气。而又充满着朝气、斗志、活力。之前那种疑似老年迟暮的悠然再也无法在他的身上找到踪迹。

    这样子的陆成有着一种难以言喻让人想要去亲近的感觉。

    因此在察觉到宋子安身上可怕的气势之后,凭着小动物一般的直觉,江岭青在碰到宋子安之前就把身子一转,转而抱住了还在状态之外的,我们的陆成同学。然后就开始嘤嘤嘤地哭诉了起来。

    恩,你没有听错,就是嘤、嘤、嘤。

    一个身形魁梧的巨汗,抱着一个比他娇小很多的少年,配合着那种委屈却中气十足的声音,成功地组成了一副颇具喜感的画面。

    “亲人呐,我终于等到你们了!君子学院这群牲口,简直了。竟然趁我发呆的时候就开、启、了试炼!我tmd连怎么进入任务地图都不知道,硬生生从那架古董飞机上跳下来的!

    嘤嘤嘤。 我已经在这个破树林里撑了整整二十天啦!二十天呢啊!我已经整整啃了二十天面包树的果实了!这鬼地方连只可以打牙祭的兔子都找不到!要不是知道学院的尿性八成会在后头安排团体任务,我早就弃权了!”(骚年我怎么觉得你的重点是没吃好,还有..你确定自己知道在怎么弃权?)

    被这样一个看起来卫生状况就不怎么好的人熊抱,陆成的内心是拒绝的。即使他知道这是虚拟世界,也才堪堪忍了三分钟,就伸手把嚎个不停的大版树袋熊从自己的身上扯了下来。

    “你好,我叫陆成。”心态回归了年轻状态的陆成,也恢复了一点交流能力。

    “你好,我叫宋子安。”一旁已经看了几分钟热闹的宋子安也随后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见两个同伴对自己的耍宝都不是很有兴趣,我们的江岭青江大少爷也委委屈屈地把自己的心态调回了正常模式。站在原地理了理略带着一些凌乱的衣服和头发,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就是另一幅样子了。

    “你们好,我叫江岭青。”

    他现在的这幅样子大约可以称得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恩,就是衣服破了点,脸上脏了点。

猜你喜欢

帝少的隐妻超级王婿叶天不灭明尊苍雷的剑姬重生弃少仙帝免费重生豪门前任拿错剧本了吧誓不为妻:全球缉捕少夫人从主播到主神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医本正锦总裁老公,我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