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元华宗, 烍丹殿,天还蒙蒙亮的时候, 正殿里已挤满了人,还有不少人正匆忙赶来,挤不进正殿, 便自带蒲团在殿外席地而坐。

    众人难掩激动的心情,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

    “我寅时就起床了, 本以为算早的, 没成想进来一看, 嚯, 大半场都坐满了人,挤得密密麻麻的!”

    “谁不想占个靠前点儿的位置啊,早知道我干脆昨夜就过来了。”

    “在哪都能听清楚啊。”有人不解,“何必非挤在靠前之处?”

    “修真界中六品炼丹师只有一掌之数,我元华宗能稳居第一大派,与清白道君是六品炼丹师不无关系。”先前开口之人笑道:“以前有人坐在最前面碰上机缘, 被讲师收入门下了呢。如今听说清白道君还没收过修习炼丹之术的弟子, 谁不想碰碰运气啊?”

    “清白道君五年才开一场授道会,能听一次他讲道,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有人叹息。

    “嘘, 道君来了!”满殿立时寂静肃然。

    天边灵光闪过,白殊言瞬间已出现在讲坛之上。“来了这么多人?”他看了一眼场下,笑道:“宗内修习炼丹术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翩然落座,清澈朗润的声音响彻在烍丹殿上空, “丹道浩渺,法则万千,所难之处在于平衡,我等炼丹师糅合天地之灵……”

    四个时辰后,授道会结束。

    “恭送道君。”众人崇敬地施礼,目送白殊言离开。

    白殊言刚要登上飞舟,突然一愣,他竟然在殿外看见了容和的身影。

    他静静站在人群之外,看起来已然等候多时,走过来唤了声:“师叔。”

    这小子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是来听课的?想到这个可能,白殊言顿时乐了。

    他笑得十分和蔼,问道:“你来学炼丹啊?”

    容和却没说是来听课的,而是说:“弟子在等师叔。”

    白殊言疑惑道:“有事找我?”

    “师尊给您的信。”容和取出一张信函递过来。

    专门写封信叫徒弟送过来,搞得还挺郑重。白殊言接过去展开一看,原来萧景晨是有求于他。

    萧景晨突然有所顿悟,需要立刻闭关冲击元婴后期,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精力为容和绸缪结丹事宜。他这次不知道会闭关多少年,只能请白殊言帮忙。

    以容和的天赋,结丹本不需多虑,但他要同时祭炼本命飞剑。本命飞剑原料已经找齐,只是其中一件事物有些风险,有几率会引发结丹心魔。

    财不露白,混元石十分珍贵,萧景晨信中自然没说那件会引发心魔的东西是什么,只说想跟他求几枚辅助结丹的丹药。

    “你知道你师父说了什么吗?”白殊言扬扬信纸,对容和道:“他要闭关,把你托付给我了。”

    容和点点头,萧景晨与他商量过了。他问道:“师叔意下如何?”

    白殊言一副十分好说话的样子,“我跟你师父这般关系,要什么丹药直接开口就是,说什么求啊。”

    “不过呢……”他话音一转,笑眯眯地道:“我毕竟是你师叔,不是你师父,这些东西也不能白给你不是。”

    容和心中了然。当初他没选择白殊言,挫了他的面子,现在要让他帮忙想必没那么容易。他虽然不很在乎这件事,还是十分配合地面露忐忑,迟疑地问道:“师叔的意思是?”

    白殊言状似苦恼地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最近我炼丹练得有些累了。这样吧,明日起,你来云极峰做我的药童。”

    容和:这是什么新颖的刁难方式?

    回到云极峰,白殊言先去看了下谢于飞这个亲徒弟。谢于飞也快结丹了,他指导了谢于飞的修行,又传授给他一些结丹心得。

    他叮嘱道:“有人闭关数年皆是平常事,你闭关之时若是遇到瓶颈,千万不要焦躁,不要因太过急切而失了心智。”

    “即使一次不成,还有两次机会,师父是炼丹师,培金丹是够用的,你只要平常心对待就行。”

    “知道了。”谢于飞听话地应声,道:“我一定谨记师父的话。”

    白殊言递给他一个乾坤袋,“这里面是灵石、辟谷丹和三颗培金丹。”

猜你喜欢

江鱼唐西西农家记事天价宠妻:霍总请接招上门豪婿凌天辰绝佳王者绝世特战在都市如果爱有礼尚往来极品仙尊奶爸绝品神婿以妻之名别装了,超能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