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容和打坐完毕睁开眼睛, 发现严树还在呼呼大睡,看那样子仿佛能睡到天荒地老。

    “严道友, 醒醒,醒醒。”白殊言迷迷糊糊睁开眼,忍不住“嘶”了一声。

    他纳闷地问系统:“我睡一觉怎么脸疼。”

    “哈哈哈哈哈……”系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宿主你不是假装睡觉的吗, 怎么睡得跟死猪一样, 刚刚主角叫你好久都没叫醒你,不耐烦地把你掐醒了哈哈哈。”

    白殊言:“……”

    他揉了揉脸, 看向容和疑惑道:“我脸怎么了?怪疼的。”

    “嗯?我不知道啊。”容和一脸无辜,“会不会是没睡好?这土炕好像很硬。”

    要不是有系统作证, 白殊言都快信了。这小子下手贼狠,行,他记住了。

    容和转移话题道:“天已经黑了。”

    白殊言看了看窗外, 皱眉道:“他们还没回来?”

    “方才我给他们传讯,却没收到回音,很可能是遇到了危险。”容和显出担忧之色。

    他们立刻动身出发寻找谢于飞二人。

    夜色深沉。白殊言和容和站在飞剑上俯视着下方,李家村四面环山,山中面积极大, 为了节约时间, 二人决定分头行事,遇见异常就发信号。

    夜空中两道剑光划过夜空,驶向相反的方向。

    白殊言离开后就慢了下来,晃晃悠悠地开始消磨时间。容和去的方向恰好是正确的方向, 估计过会儿就会有消息了。

    白日里充满生机的葱郁树木此时被山风吹动着,仿佛是张牙舞爪的阴森鬼影。他饶有兴趣地对系统道:“这气氛真好,不如我们来看个鬼片吧。”

    系统冷漠地道:“请宿主认真做任务,不要开小差。”

    白殊言幽幽叹了口气,“可是我好寂寞啊。”

    系统:“寂寞个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憋着坏准备报复主角呢。”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白殊言愉悦地道:“我只是准备看他的笑话而已。”

    收到容和的传讯符,白殊言慢悠悠地赶了过去。

    系统忍不住吐槽:“你是去收尸的吗。”

    白殊言:“你不懂,这叫沉得住气,高手风范。”

    他寻着容和而去,不知不觉走入了一片迷雾里。黑色的浓雾仿佛粘稠的墨汁,周围寂静无声,伸手不见五指,也找不到方向,在这迷雾里的人仿佛被封闭了五感。

    这是魔修布下的迷阵,附近就是他盘踞的地方。这里有一件上古修士留下的天阶法宝——混沌刀,在地下埋藏多年,外溢的灵气形成了一道混沌灵泉,魔修在其上修炼可以直接汲取到精纯的魔气。

    那魔修当时正在灵泉泉眼上打坐,白殊言二话不说跑过来把他掀开,当看到白殊言从地下挖出一柄天阶法宝的时候,他眼珠都要脱出眼眶了。

    浑天玄障阵能迷惑人的五感,还能唤起人心底潜藏的最恐怖的记忆,或者让人遭遇自己最害怕的画面,让人在极度恐惧中丧失战斗力,甚至陷入疯魔的状态。

    金丹修士走进来也要脱层皮,相当珍贵的法阵,估计魔修是被他揍怕了,又舍不得这里残留的灵泉,这才忍痛拿出来阵法保护自己。若他知道袭击自己的是个元婴修士,估计根本不敢再留下来了。

    眼前场景开始变换。白殊言驻足细看,心想他最害怕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债务翻了个翻。

    在元婴修士强大的神识下,那画面宛如水面上的倒影,虚假得可怜。但这遥遥无期的数字仍然狠狠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在系统无情的嘲笑声里,白殊言的脸黑了。

    他不再停留,直接用神识扫描过整个地界,锁定了容和的位置。

    容和却并非像他想的一样,正在和自己脑中不存在的幻像搏斗,而是直挺挺站着,双目紧闭。

    本想看他笑话的白殊言看了一会儿,渐渐感觉到几分不对劲儿。

猜你喜欢

农门辣妻:仙师大嫁来种田疯狂农民工都市全才高手杨毅给你一碗糖超级制造商总裁爹地深深爱婚不可欺总裁别乱来我是集团继承人蜜爱新婚:陆少的心尖宠无纠神品玄医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