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谢于飞为三人互相介绍了一番。霍霄是掌门弟子, 为人有几分清高, 只淡淡跟他打了个招呼。

    容和却似乎对他产生了几分兴趣,笑道:“严道友真是古道热肠,竟肯为不相干的凡人身涉险境。”

    “我等修行之人自当斩妖除魔,匡扶正义。”白殊言回道。

    容和露出赞许的神色,状似真诚地道:“我辈楷模。”

    “道友谬赞了。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白殊言知道自己出现的时机有些巧合,便装作不大好意思的样子, 说:“我们散修不似有宗派的弟子, 修炼资源只能靠自己争取, 当然不能畏难惧险。有危险的地方也往往会有机缘, 不瞒你说,我也是想趁机寻些好处。”

    “只要是为民除害,有些私心不值一提。”容和笑了笑, 好像十分理解的样子。

    “是啊。”谢于飞一脸赞同地点头。

    还“是啊”。白殊言看看大大咧咧的谢于飞, 心说你可长点儿心吧,主角的城府能装下一百个你。

    “你比我们早到半日, 可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霍霄是个急性子,这时开口问道。

    “我来时向村长了解了一些情况。”白殊言说:“自一个月以来,每隔三日, 李家村就会消失一个人, 皆是未出阁的少女。村长报过官, 但即使家家户户每晚关紧门窗,十数个青壮年围在周围潜伏着,第二日房中的少女也会悄然消失, 所有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睡得很沉,毫无察觉。”

    谢于飞道:“此等手段不似凡人所为,一定是有魔修在作祟。”他问白殊言:“你上午查探到什么了吗?”

    “我在附近查探了一圈,并未发现魔气的痕迹。”白殊言睁着眼睛说瞎话。

    “要么并非魔修所为,要么就是修为在你我之上。”谢于飞思索道。

    白殊言暴露出的实力是筑基后期,与谢于飞、容和相同,而霍霄是筑基中期。

    霍霄闻言皱了皱眉,道:“猜测无益,我们还是快点儿动身吧。”

    她顿了顿,又望向容和,显然很在乎他的意见,声音轻柔了几分,“容师弟觉得呢?”

    白殊言暗自好笑。

    这时村长端着一个托盘过来,小心翼翼地问:“诸位仙长,可需饮用些茶水?”

    “多谢。”容和让他进来,问他:“距离上次少女消失过了多久?”

    “已经过了三天,下一次就在今晚啊。”村长颤颤巍巍地道。他面露恐惧之色,“一定是有妖魔吃人,仙长一定要救救我们村啊。我们村眼看着就剩下两个闺女了……”说着就要跪下。

    “我们必定尽力而为。”容和温和地让村长起来,又问了他几个问题。

    村长走后,容和向众人提议道:“不如今夜我们就守株待兔,看看这掳掠少女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夜沉如水。天边明月高悬,明亮的月光照在死寂的李家村上,本该为其带来亮堂的活气,落在连日以来心惊胆战的村民眼中,却只觉得月光都亮得有些妖异。

    村里还有闺女的两户人家里,所有人都不敢入睡,战战兢兢地守护在少女周围。白殊言和谢于飞静静隐匿在其中一户人家的黑暗中,注意着一切风吹草动。

    白殊言表面上和谢于飞一样全神贯注,其实心里快无聊地打哈欠了。

    他把那只魔修打得只剩下半成小命,又在他身上下了神识,知道他正忙着养伤,今晚来的可能性不大。

    系统嫌弃地“噫”了一声,道:“你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瞧把谢于飞忽悠的,真觉得你高风亮节呢,都快和你结成挚友了。”

    白殊言一脸正色,“为了和主角拉近关系,适当的虚伪是必要的。我又不是为了害他们,还替他们解决了魔修的战斗力呢。”

    “你确定跟主角拉近关系了?”系统毫不委婉,“很明显,主角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容和真是太难搞了。”白殊言蔫了。

    系统提出了强有力的建议:“我看你还不如装成个女的。人设就参考霍霄,一个性格直率的女修喜欢上了他,然后毫不扭捏地表达好感,现在说不定跟他一组的人就是你了。据研究表明,男人总是对喜欢自己的女人抱有更多友好和宽容。”

    “……”白殊言回想到分组时霍霄直接选择容和,容和也很给面子的情景,差点被系统说得心动了。

    不对,想什么呢。白殊言抽抽嘴角,他可是正经任务者!

    在众人紧绷的神经里,无眠的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竟然没来。”四人汇合后,霍霄拧眉道:“不是说昨晚一定会来吗,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总不可能是村长骗我们吧。”

猜你喜欢

万秋吴语蕊娘子来了:尊上别嚣张最强修仙赘婿林凡王者至尊张昊林嘉琪医见倾心:总裁离远点谋婚已久:傅总,娶了就别跑了异世凤鸣:白府大小姐秦诺凌枭厉少宠妻至上小说忽如一夜病娇来闪婚首席宠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