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这是让路沧尧日思夜想的亲密接触。双唇骤然相贴, 他只觉触感柔软得不可思议,仿佛轻轻一吮就会滴出血来。

    他含着白殊言的唇吻得很温柔,像是在品尝美味,又似于心不忍般轻柔地啃咬着,片刻后轻轻启开白殊言的牙关。

    “!”白殊言惊得瞪大眼睛,在路沧尧深入的前一秒迅速后退, 没曾想眼前猝然挂落一道银丝。

    路沧尧没阻挡他后退的脚步。他伸手去揩白殊言的唇边,被白殊言一巴掌拍开了。

    白殊言怒道:“你要找死啊!”

    唇上被对方啃咬过的地方酥麻得不像话,他抬手狠狠擦了擦嘴, 瞪着路沧尧的金眸中燃烧着怒气。

    只是他的唇色嫣红,脸上也浮上一层薄薄的红晕,愤怒的样子不但没什么威慑力, 甚至让人……更想欺负他。

    路沧尧施施然收回被他拍开的手, 刮了下自己的含笑的唇角, 竟然还伸舌舔了舔,颇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意思。

    “我们俩有契约啊, 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他悠悠道:“所以我怎么会贸然找死呢, 要死, 也一定是跟你殉情。”

    他的视线滑过白殊言气得颤抖的唇,滑落在他的脖颈上。那里的扣子在白殊言后退的时候, 被他顺手摘了下来, 领口敞开着,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白殊言被他如有实质的目光看得发麻,这才发现扣子被他揪开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 路沧尧这人嘴上消停的时候,手上就会不老实。

    他在路沧尧可惜的目光中变幻出一粒新的扣子,将白皙的脖颈再次藏了起来。瞪他道:“你这是表白?我看你是在耍流氓。”

    路沧尧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被他接下来的话打断,“不管怎么样,咱俩没可能的,你熄了这个念头吧。”

    他没假期在这个世界多待,等路沧尧再升一次级,立马就会拍拍屁股走人,不管许下什么样的承诺,建立怎样牢固的感情,都只会是空言和幻影。

    路沧尧闭上嘴,任他连珠似的吐出话来,总结起来就是——干脆地拒绝他。

    “今日的话我就当你没说过,我也没听到,我们还是保持正常的师生关系。”白殊言顿了顿,不情愿地道:“你非要说是主宠关系也行。”

    路沧尧说把他当兽宠只是开玩笑逗他,白殊言也一向很不屑这种说法。

    但此时不知道是觉得对不起路沧尧,想补偿他还是怎的,他竟然主动提了这么一句。

    白殊言以为是让步的一句话,不仅没有安抚住路沧尧,反而让他胸中升起了怒气。

    “我就那么让你抵触,连这么违心的关系都能承认?”路沧尧面色不虞地道。

    白殊言眨眨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我以为……”

    “你以为我不是认真的。”路沧尧微微冷笑着打断他,道:“你想当作我没说过今日的话,粉饰太平?不可能。”

    “如果你记不清楚的话……我不介意再做些什么来巩固你的记忆。”

    路沧尧幽深的眸子紧紧盯视着白殊言,就像是猛兽锁定了猎物,势必将其困于足下。

    白殊言被他的视线紧锁的时候,危险之感扑面而来,他现在虽然化为了人形,却有种毛都炸了的感觉。

    或许不是他的错觉。因为当他想后退的时候,突然发现脚步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禁锢住了,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路沧尧几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白殊言有些惊慌地道:“你做了什么?”

    那是源自人类与灵兽间契约烙印中的束缚之力,路沧尧以前的阶位太低,对白殊言的束缚微不可察,也从未试过去命令他做什么,此时他心神有些不稳,看到白殊言还要后退远离他,生怕他抵触自己之下就此消失,下意识地禁锢了他的行动。

    路沧尧走到白殊言的面前,深呼吸了一下,努力平缓着躁动的心绪。他不是生白殊言的气,也不可能因他的拒绝而生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气什么,只觉胸中的抑郁难以言喻。

    当白殊言拒绝他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冥冥之中好像有种声音在告诉他……他们俩真的不可能在一起,白殊言早晚会离开他。

    这种感觉实在难受。仿佛只是虚无缥缈的乱想,却不知为什么,他总会忍不住想到白殊言头也不回离开的场景,那种恐慌之感简直要突破胸腔炸开他的心脏。

    路沧尧走过去,没做什么过分的,只是伸手抱住了他。

    他将头埋在白殊言的肩上,闷闷地道:“不管是什么关系,你都休想离开我,不然我会疯的。”

    他禁锢着白殊言的行动,却以一种弱势的姿势靠着他,声音里带着入迷般的贪恋,还有隐隐的哀求之意。

猜你喜欢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都市超强霸主傅霆宁婉娇蛮萌妻拐回家总裁的专属设计师一路繁花盛似锦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豪门美娇妻制作人他超纯情周天李若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