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精神力猎杀阵的启阵人精神体在阵中消亡, 人也会随之死亡。奥克斯的突然气绝与路沧尧的消失让带队老师有些慌神, 尤其奥克斯是路易家族的下任公爵, 家世背景很深, 竟然死在他的带领之下,这责任实在不小。他收起奥克斯的尸身, 带着众生急匆匆赶回学院汇报情况。

    所以阵法溃破之后, 路沧尧虽仍身处先前与银丝天蛛战斗之地, 寻找他的人却已离开了, 周围空无一人,只有满地银丝天蛛的尸体。

    白殊言打了路沧尧一下之后,突然感觉手上拍了一手灰。

    他这才发现这人烧得浑身焦黑, 都看不出形状了。

    系统同情地扫描了一遍路沧尧的身体,松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大伤, 只是外皮熟了。”

    然后忍不住对白殊言说:“天哪宿主你刚刚好重口, 没吃一嘴灰吗。”

    白殊言:“?你说什么屁话。”

    刚刚那一巴掌真是拍得不轻, 路沧尧脑袋都眩晕了一下,目光有些懵,刚刚想说的话都忘记了。

    看着他的惨状, 白殊言还想做出暴行的手就举不起来了,只能恨铁不成钢地骂他:“第二次越阶用爆灵丹,你以为是轻车熟路吗!我是不是跟你说过, 上次你没死是因为走运,虽然灵脉因祸得福扩宽了,但刚刚修复过来, 短时间内根本禁不住第二次灵气的冲撞!要不是我阻止你,你现在已经被爆灵丹撕裂灵脉了!”

    “你是想成为一个废人吗?!”说着说着,白殊言气得又想揍他,但看他这惨样,只好气闷地甩了下胳膊。

    他极少发这样的火,此时声音里充满怒气,眼里中亮着燃烧的怒火。

    路沧尧直直望进他的眼底,竟觉得那金焰燃得耀眼。熊熊灵火不曾侵透他的皮肉,此时他的心却都要被那炫丽的金焰烧化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死。”路沧尧的声音有些沙哑,却柔得出奇。他轻声说:“我们性命相通啊。”

    白殊言微微一怔。他抿了抿唇,道:“算了,幸好我及时阻止你了。”

    “那你没事吗?”路沧尧紧张地看着他,“你吃了那颗爆灵丹自行运转了灵气,身上的火毒怎么样?”

    “还好。”白殊言状似轻松地说:“这火毒在我体内蛰伏了近万年,说不定已经睡死过去了,这点儿刺激还叫不醒他。”

    路沧尧注视着他的神色,虽然看他脸上没什么异状,还是担忧地皱起眉。

    他还想再问,白殊言开口道:“你先吃颗丹药,赶快穿上衣服吧。”

    路沧尧经他提醒,这才觉出身上的痛楚。他取出一颗生肌丹吃了,身上的焦黑便层层脱落,渐渐长出完好的皮肤,那感觉又痛又痒,肌体新生的过程看起来触目惊心。

    白殊言叹了口气,看他虚弱的样子,伸出胳膊去扶他,“有力气吗,要不要靠一下?”

    路沧尧眼睛一亮,顺势靠了过去。

    烧毁之时的痛苦剧烈无比,他不曾叫过一声叫痛,可见忍耐功夫之强。新生肌体的过程虽然难熬,却远不及那个时候。

    但此时他却靠在白殊言身上,身上像是没了骨头,委委屈屈地道:“我已经很惨了,你刚刚还要打我。”

    他靠得极近,说话时热气洒在白殊言的耳边,格外酥痒。

    白殊言支撑着他的身体,想躲也没处躲,只能僵硬地站着,莹润的耳廓染上了嫣红。

    他的敏感让路沧尧的眼中染上一点笑意。他似无力地把下巴搭在白殊言的肩窝上,姿态亲昵地靠着他,放任自己闷哼出声,粗重的呼吸有些痛苦,带着隐忍的性感。

    白殊言难耐地偏了偏头,只觉那呼吸中的热意蔓延开来,甚至让他有些脸热。他觉着不大自在,出言想干扰这奇怪的氛围,责怪道:“现在知道疼了?下次小心点,别再被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暗算了。”

    路沧尧听话地应声,他趴在白殊言身上,点头时脸颊蹭过白殊言的侧脸,新生的皮肤温度很高,烫得白殊言一个哆嗦。

    白殊言猛然回头,突然感觉唇边掠过一丝柔软。他惊得蹬蹬后退两步。“你干嘛?!”

    “我不是故意的。”路沧尧眼神十分无辜,追着他走过去,声音虚弱地道:“白白你别跑啊,我身上好疼,让我再靠一下吧。”

    “……”白殊言憋出一句:“你自己站好了,离我远点。”

    路沧尧嘀咕道:“刚刚还亲了我呢,翻脸就不认人了。”

    “谁亲你了?!”白殊言瞪大眼睛,“我那是为了!”

    路沧尧点了点唇,含笑道:“别以为我换了身新皮,你就可以不负责任了。”他修长的手指在唇边轻抚,幽深的黑眸还盯着白殊言的唇瓣。

    他身上的焦黑渐渐脱落净了,浑身重新长出了新的皮肤,皮肤莹白,唇色鲜嫩,整个人像是浑然一新。身上衣服烧得一绺一绺的,破烂搭在身上,根本遮不住什么。

猜你喜欢

卓逸女婿重生逆袭:肥妻大作战楚娴四爷重生之庶女国色不见长安见尘雾特战奶爸顾繁星厉擎天都市绝品男神危情总裁:娇妻休想逃!撩爱成婚宠妻入骨名花却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