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咔嚓”几声,相机的快门快速按落, 定格下一幅几百人的毕业照。

    “照片照好了, 大家按照顺序有序离场, 不要着急,注意脚下, 小心摔倒。”年级主任拿着大喇叭不断重复着。

    站得密密麻麻的毕业生穿着同样的校服, 按照班级依次走下陡峭的合影楼梯架。

    蓝白相间的校服麻袋似的遮住了所有人的身材, 不少女生都在抱怨照毕业照也必须穿校服,又土又没有辨识度, 伴随着铁质架子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现场一片吵闹。

    “那个——元祈!”一个女生快跑了几步,小声喊道。

    这细小的声音本该淹没在冗杂的人群里,却立刻招来了不少人明里暗里关注的视线。

    元祈停下脚步,回头笑了一下。“有事吗?”

    他身高腿长, 把校服也穿得相当耐看,就算跟其他人一样剃了板寸,精致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也在人群里相当出挑。

    那个女生红着脸对他说了什么,他点点头,两个人就往教学楼附近的小树林那边走过去了。

    “啊。”不少女生暗搓搓在心里叹气,既佩服那女生的大胆, 又羡慕她因容貌姣好而产生的自信。

    此时正值午后, 太阳当空,和煦的阳光穿过层层枝叶照在少年少女的脸上,温暖又惬意。

    午后的树林一片沉静, 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轻响,远方不时传来学生放松的笑声。

    良好的气氛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告白圣地。

    跟在前方高挑的背影身后,女生紧张地不敢抬头,不住抬手将被风吹起的发丝别在耳后,微风拂过她的脸庞,却吹不散脸上炽热的温度。

    “饶命啊,天师大人……”与这美好的气氛截然相反的是,白殊言正踩在一块黑色的不明物上。

    普通人看不见的角落里,一个沙哑又难听的声音正哭得可怜,“都是老夫,不不,都是小的一时鬼迷心窍,再来一次,就是借给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跑了。”

    “是跑的问题吗。”白殊言毫不动容地又狠狠地碾了几脚,“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

    “啊——”黑影被他踩得不断冒着黑气,像是一团火焰正被逐渐熄灭。

    “真不敢了,以后一定以天师大人马首是瞻!大人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大人让我打狗,我绝不敢撵鸡!就算是让老夫献上整个身体也绝不——”

    “闭嘴!”白殊言无语地踹了他一脚,“别恶心我了行不行。”

    系统也嫌弃地“噫”了一声,“这得口味多重啊。”

    他脚收了回去。黑影立刻激动地奉承道:“多谢大人饶命!大人当年抓住我时就对我高抬贵手,没有粗暴地直接把我消灭,而是为了感化我把我镇压起来,您可真是人美心善,堪称天师楷模!其实在被镇压的这段时间里,我经常反省自己,能遇到这样伟大的您是我的机遇与福气,以后我一定……”

    它唠唠叨叨个不停,夸人的话就没重样过:“在大人的感召下,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鬼,成为您最忠心的鬼仆,最勇敢的战士……”

    反省个屁。白殊言心道这时间怕是都用在修炼嘴皮子了。

    嘈杂的话语“嘎”的一声断了音,白殊言取出镇魂珠把它收了进去。

    这黑影是个千年欲鬼,是人类种种险恶污秽的**的集合体。它能诱惑出心性不端的人潜藏心底的**,让其灵魂的欲求不断膨胀,直至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被撑破,再吸食那人的魂魄。

    它为祸多年,不知吞噬过多少魂魄,实力特别强大,不少天师都折在了它的手上。白殊言生前为了打败它,废了不少力气和代价,以至于当时实力跌落不少。

    每个人都有**,只要还有人在,这欲鬼就不会彻底消散,他那时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暂时把它镇压在一块极阳之地。

    后来阴差阳错地被彭政国砸开镇器带回了家。

    白殊言走到墙角,一个女生正昏迷不醒地靠在那里。

    这千年老鬼阴险狡诈,满嘴鬼话,心思深沉。没想到它这些年竟然不动声色地吸食了不少**,刚刚趁他不注意时跑了出来,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白殊言将她体内残留的阴气清理干净,解决完后患,循着气息去找元祈了。

    他进入树林时,远远便看见一个女生在和元祈说什么,然后捂着脸转身跑了。

    “咱家主角好有魅力哦,班花都喜欢上他了。”系统一副咱家孩子真优秀的自豪感。

    “表白了?”白殊言饶有兴趣地问它:“结果咋样?”

猜你喜欢

甜妻入骨:悄悄撞进你的心最强狂少[综]了不起的女魔头庶女狂妃王爷强势宠林暮云柳清妍111888小说修仙赘婿归来叶寒殇情难再逑史上最强豪婿苏小北重生之盛宠九小姐陌路绝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