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快穿] > 章节正文阅读
    白殊言倒没想到, 飞贼做出了名堂也会有迷妹。不过主要原因还是这小子长得帅。

    毕竟这年头, 江湖上年轻俊朗的少侠总是更容易闯出名头来。晏长歌虽然不是什么少侠, 也算是个侠盗,好歹沾了个“侠”字。

    成为无数女子的春闺梦里人也不足为奇。

    那小姑娘还在兴奋不已地跟晏长歌表达自己的崇拜之情, “两年前,大贪官王侍郎搜刮民脂民膏,但因为是国舅一直没人敢弹劾。是你在王府搜到了他贪污的证据,然后潜入皇宫,将证据放到了皇帝的桌案上,皇帝大怒之下立刻判处他斩首的罪刑, 一时间百姓皆拍手称快。”

    “皇宫大内守卫最是森严,却愣是连你的影儿都没发现。据说皇帝因此又花费巨资招揽高手以加强宫中防范呢!”

    “我听了这个消息只觉大快人心,从那时起就一直在关注你的消息!”

    她对晏长歌的种种事迹如数家珍, 看起来能滔滔不绝地说上两个时辰。

    “金陵一年一度的花魁大选,去年夺冠的是醉春楼的犹莲,她艳绝天下,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结果竟然被那暴戾的武安王拍得头筹……”

    晏长歌只好开口打断她,“李姑娘无需相信这些传言, 大部分都是世人添油加醋过的, 在下真没那么大的本事。”

    李盈语简直把他吹捧得天花乱坠。偷盗的事情也就罢了,还有几分真实在里面,可那些香艳的风流韵事就有点太过离谱了吧。

    ……白教主在对面呢,被他听见了多不好啊。

    李盈语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晏公子不必过谦。”

    晏长歌无奈道:“姑娘还有什么事吗?这里毕竟是监牢, 恐怕令尊并不知道你私自进入吧。”

    “没关系,我是偷偷进来的,绝对不会惊动我爹。”李盈语没听懂他言下之意,道:“晏公子,我会想办法说服我爹把你放出去的。这里关的都是大奸大恶之徒,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应该被关在这里。”

    晏长歌心道我真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快走吧,别在这继续败坏我的名声了。

    虽然他好像没什么名声可败的。

    “多谢姑娘美意了。”晏长歌耐着性子劝她,“只是此事必已传遍武林,何必让令尊为难呢。姑娘无需费心,此地其实很不错。”

    李盈语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她风风火火道:“时间差不多了,晏公子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晏长歌:“……”别了吧。

    另一个婢女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墙角,李盈语冲她打个手势,她就低眉顺眼地走了过来。李盈语像来时一样,和她一起推着车出去了。

    监牢内又恢复平静。

    “你的经历还挺精彩的。”白殊言突然出声道。

    “前辈你都听到了?”晏长歌有点尴尬。

    事实上白殊言不仅听得一清二楚,还听得津津有味。

    他说:“怎么正经事没做几件,成天就勾引小姑娘了。”

    那声音里含着淡淡的笑意,明显是在调侃晏长歌。

    晏长歌竟然真的觉出几分难为情来,他讷讷道:“……都是没有的事,前辈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是吗。”

    白殊言没说信,也没说不信。晏长歌有些僵硬地站在铁栅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对面的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又听到屏风后的人好奇地问:“那犹莲被武安王拍下之后怎么样了?你救了她吧。”

    晏长歌:“……”他算是发现了,教主大人真的很八卦。

    “武安王酷爱折磨歌姬伶人,犹莲姑娘落在他手上实在有些可惜。”晏长歌只好满足他的好奇心,“武安王拍下花魁叫价十五万两,这个价钱对他来说也不算小数目。我把他和他的随从身上的银票都摸走了,自然便无法钱货两讫。”

    “你普普通通地偷个钱,怎么会传得人尽皆知呢。”白殊言真有点儿纳闷,按道理说他功夫那么快,又没人认识他,偷了银票钻进人群里,绝对悄无声息啊。

    “其实这件事是犹莲姑娘拜托我的,后来我便用那银票将她包下了。或许是她偶然传出去是我做的吧。”晏长歌斟酌着三言两语解释过去。

    白殊言总算不再追问,晏长歌莫名心虚地松了口气。

猜你喜欢

叶沉鱼秦照琰柔情暖婚时光温柔,赠你情深婚劫难逃:总裁爱坑妻足球超神系统绝品人生韩三千苏慕烟陆庭轩逍遥奇医安安封霄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网游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