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家有萌妻宋倾城 > 章节正文阅读
    名声不怎么好。

    郁庭川听到这几个字,修长手指弹烟灰的动作略有停顿,想起在郁家洋楼门口的惊鸿一瞥,顺势问了一句:“怎么个不好法?”

    “这其中还牵扯到我一个外甥,要不然我这个岁数,也不会去关心这群小孩子家家的事。”顾政深喝了口茶润口,然后把茶杯放回去继续道:“这事也有一年多了,有天我外甥突然跑回家说要在外面买套三室一厅的公寓,我堂姐可不是好糊弄的主,肯定不会稀里糊涂拿出去两百多万,找人一查就查到一个叫宋倾城的女孩身上去了。”

    顾政深啧声感慨:“这姑娘手段不错,不管我堂姐怎么逼问,我那个不成器的外甥就是一口咬定是自己的主意,后来我堂姐为了断他的念头把人关家里,他还不要命地跳窗逃跑,结果人家姑娘看到他,不但没惊喜,态度还冷得很,当场就给那混小子上了一课。”

    郁庭川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没有插话。

    “她把手里在看的小说递给我外甥,还念了里头一句台词,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沙,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顾政深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浑小子听了这话一蹶不振,最后还是我堂姐说出内情,她给了那姑娘二十万块,人家二话不说就同意跟她儿子分手,还非常敬业地当了回人生导师。”

    说到这里,顾政深看向始终沉默的男人:“刚才在车上,你说她是菁菁的同学?菁菁那丫头,心思简单,你这个当叔叔的得告诉她,什么人能来往什么人该远离。”

    郁庭川将烟蒂头摁进烟灰缸:“不过是个小丫头。”

    “22岁,可不小了。”

    “……”郁庭川闻言,再次抬头,湛黑的眼眸望向好友。

    顾政深夹着香烟的手指点了点郁庭川,一脸‘我就猜到你完全不知道’的神情,拿过打火机,啪的一下燃起火苗,点着烟吸了一口才说:“二十几岁还在读高二,这事本身已经很不正常。不是我在背后编排她,这女的不单纯。”

    郁庭川端起茶杯,转移了话题:“今晚还挪么?趁许东还没走,让他送你。”

    “不挪窝了,在你这住一晚。”

    顾政深摆摆手,捂着胀痛的头去客房休息。

    “要是没其他事,郁总,我先回去了。”许东开口。

    郁庭川点头,在许东准备离开前又喊住他:“我明天歇一天,公司那边如果有事,先找张副总。”

    “好的郁总。”许东应声,然后掩上门出去了。

    布局雅致的书房,只亮着一盏落地台灯,暖黄色的灯光在墙壁上晕开淡淡的温馨。

    郁庭川整个人都慵懒地躺在沙发里,他的长腿交叠搭在茶桌边缘,头稍稍后仰,连日来的疲劳让他闭上眼假寐,微敞的衬衫领口,突起的喉结,非常性感的样子。

    不知过去多久,书房的门被拱开。

    边牧犬无声无息地跑进来,嗬嗬吐着舌头,前肢弯曲,在主人的脚边趴下。

    听到动静,郁庭川睁开眼睛看向爱犬。

    “嗷呜!”黑白边牧犬对上主人深邃的目光,像个撒娇的孩子,一边摆着尾巴一边委屈的咽叫。

    至于它究竟在委屈什么,除了自己恐怕无人知晓。

    ……

    宋倾城一觉睡醒已经是隔日的中午,左手的伤隐隐作痛,可能因为雨天,气温不怎么高,她掀开被子起来,单手完成洗漱工作,从衣柜里选了恤跟牛仔裤套上。

    等她下楼,陆锡山跟葛文娟正在餐厅里用午饭。

    陆锡山立刻让保姆再拿一副碗筷。

    “呵,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也是这个家的佣人。”葛文娟夹菜的动作不停,说出的话却破坏了原本和谐的气氛。

    陆锡山不想跟她争执,索性对走过来的侄女温声道:“今天梁阿姨做了青椒虾仁,叔叔要是没记错,你最喜欢吃这道菜。”

    葛文娟把碗放回桌上的声音很响,宋倾城像是没看见听见,她端起饭碗,又夹了颗虾仁,唱过味道后冲陆锡山竖起大拇指:“梁阿姨这手艺,赶得上五星级酒店的厨师了。”

    陆锡山笑,没忽略她左手上缠着纱布:“手怎么伤到的?”

    “昨天不小心被狗咬了。”宋倾城没有隐瞒。

    “有没有去打疫苗?被狗咬伤还是要重视,几年前我有个生意上的客户,就是被狗咬了后没及时去看医生,后来发了狂犬病……”

    “啪——”葛文娟手里的筷子被重重拍在桌上。

猜你喜欢

痴心帝少蜜蜜宠临渊慕相思浴血兵魂没错我就是土豪吞灵大帝至强老公重生之好妇难为萌宝妈咪无限宠林北苏婉全城通缉:妈咪快逃都市修罗特战